Month: April 2013

给叶炳汉先生的公开信

亲爱的叶炳汉先生, Salam ubah! Salam Malaysian Malaysia! 对我而言,国会是什么?国会不是脱口秀延伸的舞台,不是八卦周刊,更不能像泼妇骂街一样。国会是民主制度的圣殿,是马来西亚制定国家政策,明辨是非,据理力争的神圣殿堂。正竞选国会议员的我们,都应该铭记于心。 自从党把我委派到沙登来竞选,叶先生就像是我的知己一般,到处向选民传达我的消息。你说我是一名来自名牌大学为人骄傲的博士兼高材生,不了解民生问题。你说我连华语都说不好,哪儿有资格成为沙登国会议员。结果很多选民都记住了我,记得王建民是: “名牌大学博士,可是很亲民的王建民。” “华语说得不好,但在努力学习中的王建民。” 我要感谢叶先生帮我马不停蹄的宣传,提高了我在沙登的知名度。 和叶先生您分享一件趣事。我和团队在拜票的时候,常听到有居民说叶炳汉,他不是一条好汉,他是“笑炳,汉奸”。因为上届大选没得上阵,还输了在党内的职位。还有支持者告诉我说:“叶炳汉的国语和英语也说得不流畅,你快利用这一点来大肆宣传!” 但是,我王建民坚持不用人身攻击作为宣传卖点。为了马来西亚,我们要改变,“不玩烂仔政治,谢绝流氓文化”! 但是前天叶先生通过媒体发表的言论,让我失望了。。。,对不起,我实在是不能苟同。 我想再次阐明,行动党的党员都贯彻着诚恳服务的态度,不管林吉祥,林冠英,张念群或我都秉持着一样的理念。作为领袖,我们拒绝空口说白话。行动党用行动证明了,槟城可以改朝换代。行动党用行动证明了,雪州可以提供免费水。 我敬叶先生是名前辈,特此一一澄清叶先生您的赐教。对于您建议我何不现在就搬来沙登的指教,我想回应,因为叶先生您是老将,沙登选情激烈,我的竞选团队包括妻子与家人正马不停蹄地为我助选。除了竞选国会议员,我也身兼行动党选举策略员,实在分身乏术。 如果叶先生您不嫌麻烦,等选举过后,请您指点我应该搬去哪一区好吗?这样,叶先生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帮忙我实践对选民的承诺了。 叶先生,对沙登来说我是一名新人。可是当我踏足沙登这片美好的土地时,我的感觉是,这里的交通让我减少了对沙登美好的印象。我想对于游客或外来的访客来说,他们一定也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叶先生,我知道您是土生土长,生于斯,长于斯,道地的沙登人,您还是我们敬重的沙登三届的国会议员。前天通过报章,我获取了叶先生您对改善交通的看法,我觉得您的见解让人误以为您是一名外来者。叶先生,沙登的交通不是到现在(三届国会任期大约14年)才向人民提出解决的方案。这似乎难以让人信服。 叶先生,无可否认,地方上的课题是不可或缺的,它也是急需解决的首要议案。可是除了地方课题外,我想知道也先生您对国家政策,教育改革有着什么样的见解? 要辩,就辩国家政策;要辩,就辩教育改革。 我们,沙登见!Ini Kalilah! 王建民 博士 行动党 沙登区国会候选人

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建民篇

亲爱的沙登选民, 我从来没有想像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踏上政治舞台。或许我的祖父比谁都更清楚“建民”的真实含义吧!生长于一个以“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为思想中心的家庭,我的父亲自小灌输及激发我服务人群的态度。 (我的父亲是一位活跃于各种社会组织,如中国商会和坤成女中董事会的绘测师)在此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我开始担任第5区居民协会的秘书并兼任珍南浸信会教会的青年团契主席。如今,我身为一个学者,政治分析员和民主行动党的选举战略师,我衷心希望我的名字-“建民”,能履行对国家发展和人民建设的一大承诺。 虽然我曾经生活,学习,旅行和工作于四个不同的国家,但我从来没有忘记我的“根”仍旧扎在大马这片美丽的国土 。我的曾祖父母远下南洋,定居于吉隆坡东姑阿都拉曼路,并在此经商。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家人已经搬迁至八打灵再也,也就接下来15年我成长的地方。“你可以将一个男孩从马来西亚再也带走,但你不能将马来西亚再也从男孩心中移除” (you can take a boy out of Malaysia but you cannot take Malaysia out of the boy),这句话确实应验在我身上。我多年的留学经验(新加坡和英国)赋予我一颗更深爱和欣赏马来西亚的心。虽然我很享受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时期,但我和妻子坚决回到马来西亚发展。虽然人在国外,我并没有放弃我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研究,政治评论和当时挺受追捧的政治博客(www.educationmalaysia.blogspot.com)。 让我感兴趣的课题之一莫过于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打从学生时期,我一直热衷于学习和卓越教育 – 不只是为我自己,更是为了造福我身边的每一位。因此,我会帮亲戚朋友补习我的拿手科目,即数学和经济学。我曾经是喇沙小学和中学棍球和国际象棋的校队代表。随后,在东盟奖学金的资助下,我在新加坡莱佛士学院继续深造并发掘了自己对经济学的热爱 。此外,我还当上了篮球队队长。完成A水平考试之后,我考上了伦敦经济学院,并获得了经济学一等荣誉学士学位。之后我在剑桥大学考获经济学哲学硕士学位。回到马来西亚之后,我踏上了在波士顿咨询集团的管理咨询职业生涯。辗转之下,我从管理咨询走向政策研究,最终以‘Fulbright Scholar’的身份在杜克大学完成政治学博士学位。 我感恩我所获得的教育机遇和经验。同时我也意识到并不是每个马来西亚公民能得到此等待遇和机会 。在教育根基不稳定和缺乏资源的情况下,马来西亚人民在面对世界级的教育大国(如新加坡)的竞争中将处于下风。因此,身为人民代议士,我的主要目标是倡导教育改革,从小学到高等教育都实施全面的教育改革。我认为,我们需重建教育系统,以确保学生们可以发掘自身的才华,加强思考能力,并提升竞争力,以确保他们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可以走得更长远。 回首从前,我感恩我所获取的机会和经验。我更感谢我的亲人和我在人生旅途上结交的朋友。是他们,塑造了我的人生观,我对不同事情的看法和我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我希望可以运用这些宝贵经验报效国家和人民! 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就是现在! Ubah Sekarang, Bersihkan Malaysia! 王建民 博士 民主行动党 沙登国会选区候选人 19/04/2013

经济改革

亲爱的沙登选民, 我国未来的经济应注重于增值服务业和生产业。我们需要全面性的改革 – 打破市场垄断,鼓励中小型企业的发展,降低经商成本以及提升劳力资源。 

此外,我深信,贪污腐败是业务部门所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贪污不仅加重经商成本,也延缓了经济领域增长。唯有透明和负责任的政府,加上独立和有效的反贪污机构,我们才可以杜绝这一大祸害!

 目前,马来西亚经济架构有着不公平的基础和偏向市场垄断的现象。其中许多内幕更是操纵在与政治人物有联系的个人或团体(即朋党)手里。这些政策需要进行重组,以消除市场垄断并降低经商成本,进而鼓励企业家通过良性竞争发展创新技术。 中小型企业提供就业,投资和创新的机会,乃国家不可或缺的经济引擎。通过消除不公平的垄断,降低做生意的成本,削减繁文缛节,并提供有针对性的企业发展方案,这些有潜力的企业得以发挥所长。

 我深信,一个充满活力,生产高品质,高价值货物及服务的业务部门,将是马来西亚未来前进的方向。这将需要熟练与机智的员工 – 而我们今天的情况正好相反。过度依赖外籍劳工的现象不应持续因为这对我国经济体系利多于弊。目前,为了引进廉价而不熟练的外籍劳工, 许多政策刻意打压和剥削处于经济阶梯底层的劳工们。因此,我支持民联将RM1,100设为最低工资政策,以作为提升我国经济价值的其中一个方针。 在大多数发达的经济体系,服务业和较专门贸易(如服务员或机械维修员)的就业率偏高,因而提供了较高水平的生活素质。这是我所期待的马来西亚。要达到这一点,就业者也应发挥自己所长以提高生产力;要提高生产力,我们的教育制度必须加以改进。 我相信,技职教育和培训应被鼓励。技职教育必须与业界里架构良好的学徒计划紧密结合。业界与高等学府里的研发部门必须改善以提高生产力。 
我相信,政府应当促进经济活动而非直接参与。我认为政府的责任在于管理政事而不是管理生意。如有市场空隙或失败的情况,政府应当介入开创公平的竞争环境,以造福人民和纳税人,或在有需要的地方提供公共设施。例如,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 由于信息缺乏,政府有责任提供监管和执法。在地方公共设施不足的情况下 – 如道路,公共基础设施,教育,卫生服务和公共房屋 – 政府应该与关键得利一方沟通,以确保有关当局能在透明的制度下完成任务。 
繁荣的经济将形成一个更开放,民主,透明和公平的马来西亚。我相信我们将会从自国外回流的马来西亚人民身上受惠并促进经济增长和经济社会发展。 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就是现在! Ubah Sekarang, Bersihkan Malaysia! 王建民 博士 民主行动党 沙登国会选区候选人 19/04/2013

选举改革

亲爱的沙登选民, 落实干净的选举制度,实行一人一票,是建立自由和公正选举的基础。在马来西亚,这两个原则已危在旦夕,非由民意投选出来的政府. 我掌握了有力的证据,证明我国选举离干净或准确还有很远。我举例:砂拉越选民 Tey Kim,出生于1890年,现年123岁,比吉尼斯世界纪录里世界上最长寿的Misao Okawa (114岁)还要年长9岁。我也发现有现年100岁的警察仍在警方邮政选民登记册里。我发现数千选民,拥有明显的男性名字,例如“Anak Lelaki”或“Bin”,但却被列为女选民,反之亦然。在2013年沙巴RCI录取证词期间,我也发现了数万选民的旧身份证被列为可疑选民。 许多不公平现象充斥于马来西亚,尤其是不透明的选区划分。少于16,000位选民的布城(最小的选区)拥有一个国会选区,但超过140,000位选民的加埔(Kapar)也只有一个国会选区。这种做法显然扭曲了一人一票的原则。但是我明白在特殊情况下,譬如人口稀少的地区,如沙巴和沙捞越,它们可以有一些例外,我们的联邦宪法已记载在案。 如果要选民在民主进程中保持信心,并让选举反映人民的意愿,清理选民名册和消除不公平现象是刻不容缓的。这个过程需要真正独立的选举委员会,国民登记局和联邦政府的支持与配合。在这方面,我认为,如果选委会继续隶属首相府的管辖区,它不可能成为独立机构。此外,选委会委员,主席,署理主席和员工都是从现有的公务员中遴选晋升,他们可能会受到上头的压力。 我相信,选委会应独立于一切政府机构。选委主席必须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公众人物,由国会推荐并由国家最高元首委任。选委会应属于国会管辖区内,也应该绕过公共服务委员会而自行聘请员工。它应该被赋予行使“1954年选举犯罪法”的权力,而不是靠总检察长来起诉违反选举法案者。 我强烈反对现行法例所规定的选民登记册不能被挑战。因为这使选民登记册不能定期清理与更新。 我相信我们应该举行地方选举,包括遴选地方议会和市长。 我相信上议院应该通过民选(或至少是部分民选),目前的上议院未能充分代表各州的权利,因为目前联邦政府对州政府委任的上议院议员超过2对1的比数。 我相信,投票年龄须降低至18岁,以让下一代有参与选举决策和政治的机会。 我相信应自动登记选民,以确保所有符合资格的选民拥有投票权。选民投票的选区应根据他们IC的地址,以确保一致性。IC地址的变动将直接导致投票选区更换。 我相信,目前的邮递投票体系非常不完善。公务员,警察和军队人员长期活在对威权的恐惧当中,他们觉得选票是受到监控的,他们必须投票支持当权政府。只有通过邮递投票系统的全面改革,这种不公的恐惧现象才能彻底清除。 我相信,选民应拥有更多的选择,如选择投票站及投票方法,以确保投票的完整性获得保障。这包括让在外国工作与居住的国民进行邮寄选票的权利。马来西亚海外公民应获得邮寄选票权,包括那些生活在新加坡,泰国,文莱和印尼加里曼丹的马来西亚人。 我相信,政府应采用固定期限的选举制度,以避免不必要的猜疑与无规律的选举制度。我相信宪法也应允许国会向联邦政府投不信任票,如果当权政府不能通过考验,我们应该重新选举以选出新的联邦政府。 我相信我们应该举行全民公投,以重新考量我国是否应该更换不同的选举制度。我个人非常欣赏德国的选举制度。它结合了两种选举制度的好处:一个选区一个国会议员和每一个政党获得其比例份额的席位。我相信,地方议会选举应该引入比此例代表选举制度作为一个开始。 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就是现在! Ubah Sekarang, Bersihkan Malaysia! 王建民 博士 民主行动党 沙登国会选区候选人 19/04/2013

PRU13 Bukan Janji Politik Yang Kosong

Kepada semua penduduk dan pengundi di Serdang yang dikasihi, Setelah berfikir sejenak, saya telah berazam membuat dua keputusan yang penting iaitu: 1)     Seandainya saya bertuah diundi sebagai Ahli Parlimen, saya berjanji untuk berpindah ke Serdang, malah 2)     Seandainya saya bertuah

Tagged with:
Top